www.ag8.vip|HOME ag软件|官方网站--八一学校以你为荣!
当前位置:ag软件|官方网站 > ag平台代理|首页 > 将帅之后 >

校友李小怀:我的父亲李化民与一三二师

2013-03-14 15:47:17  来源: ag软件|官方网站  作者:  阅读:次   我要评论( )

    李化民将军(1915—2002年),临洮县洮阳镇卧龙人。一九二九年参加西北军。一九三一年参加宁都起义。

【编者按】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十五师宣传队分队长、队长,红一军团宣传大队副大队长,第十五军团回民师代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部政治协理员,豫北第二支队政治委员,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营长兼政治教导员,一二九师新编第一旅二团参谋长、副团长,冀中军区第三十二团团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保安第一旅副旅长,东北野战军第七纵队二十一师师长,第四野战军四十四军副军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广州市防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武汉军区顾问。
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中国共产党第九、十、十一、十二届候补中央委员。一九八五年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被增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李化民、高庆芝夫妇的六个子女李小怀、李健夫、李炎夫、李小平、李江平、李戈夫都在广州八一当过学生(李小怀后在武汉八一上学),对八一学校感情很深。以下是李小怀为纪念父亲李化民将军去世十周年整理的文章。
李 化 民 与 一 三 二 师
——纪念父亲李化民将军去世十周年
 李小怀
 
                  
一九四九年平津战役结束后,根据中央军委统一整编命令,东北野战军整编为第四野战军,下辖四个兵团(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兵团),原七纵队司令邓华升任十五兵团司令,方强担任四十四军军长,东野七纵改编为十五兵团四十四军。
在随后南下进军时陆续进行了军、师领导班子调整,原七纵二十一师师长李化民升为四十四军副军长,原参谋长高体乾调往十五兵团四十八军任参谋长,原七纵主力师十九师(一三零师)师长徐绍华接替李化民任一三二师师长。
    调整方案震动了四十四军内外。
四野的老同志都知道:四十四军这次领导干部变动,反映了邓华司令的用兵风格,实际这是邓华司令的部署,这是邓华在调兵遣将。
因为邓华看重李化民,看重四十四军的主力一三二师。
老同志都知道:参谋长高体乾是东野七纵的参谋长,从一九四七年三月辽吉纵队建立,到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他都是邓华司令的左膀右臂,风雨同舟多年。他们共同经历了七纵最困难的初建时期,最后率领七纵成长为东北野战军的主力之一。他工作作风细致缜密,参谋长工作尽职尽责,从无纰漏,邓华与他配合得心应手。另外高体乾有文化,是北平东北学院的大学生,当副军长,能力不成问题,很有希望。可是邓华司令选择了李化民任副军长,高体乾调往四十八军担任军长贺晋年的参谋长,可见邓华更看重、更认可李化民的作战指挥能力。
 
东野七纵十九师(后一三零师)也是七纵的主力师,前身是当时进驻沈阳的我军部队组成的东北保安部队保一旅(李化民曾任第一任副旅长)。师长徐绍华是老红军,也是一员战将,在马仁兴师长牺牲后,由东满独立师副师长调任十九师师长。他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打锦州老城、攻天津,十九师也是军主攻师。现在由他这个主力师师长来接替李化民任一三二师师长(他的师长遗缺由政委接任),可见邓华司令对一三二师的重视,他要让一三二师钢刀永亮。
                        image003.jpg
97年李化民(左)与高体乾将军在天津平津战役纪念馆开幕式上重逢
 
四野老同志都惊佩邓华司令为了一三二师这把钢刀、为了李化民这员战将做出的大手笔调整。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三二师是在李化民师长带领下打出来的英雄部队!
这段几十年前发生在四十四军及一三二师领导之间的往事,在军队干部的编制名册上有着清晰的记载,已经载入军史,这是真实的历史事实。
李化民到底是什么人,值得邓华司令这么重视。
李化民赴东北前的经历
李化民将军的戎马生涯与其他将军一样,都是从小就在战场上厮杀、锤炼、成长的军人,是那批经过战争考验,最后侥幸存活下来的军人。
  image005.jpg
 东北时期的李化民
李化民将军2002年病故前,在病床上对儿女这样讲述自己:
 现在很多人写回忆录,讲过去打仗的事要讲能打仗,算是一个,你爸爸打仗也是有,现在晚上做梦,净是打仗
我十四当冯玉祥的兵,当兵就打仗我爬到高处看热闹,觉得比在家过年放炮还好玩比在家做游戏打仗还过瘾马上被老兵张玉林大哥拉下来,骂了,才知道真打仗要死人。知道当兵的冲锋也自愿,也不自,因为军人有纪律。当时我是马夫,没有枪,如果有枪,也会冲锋
image007.jpg
看望西北军老长官冯玉祥将军
 
一九三一年我们二十六路军在宁都暴动,参加了红军,编为红五军团
在红五军团,在手枪队给赵博生当警卫员,眼睁睁看见他在冲锋中牺牲,难受极了。
后来我到少共国际师宣传队又到红一军团宣传大队参加长征,后来到红十五军团,还担任过回民师代政委。
抗战初期我在115344
我原在旅部当协理员,大家都知道我下部队打仗为此我与旅政委黄老黄克诚吵了三次来黄老生气,把我688团当见习参谋三天后,黄老气消,把我升为正式通信参谋
九路反围攻后,黄老要调我到旅部当政治处副主任兼协理员我不干,不愿呆机关。
后来让我组豫北二支队旅级单位任命我当政委。当时只带了一名民运干事、一名通讯员、一名司号员,用四个月的时间,收编了一只民间抗日武装,将支队发展成3 个大队 800 余人。
后来豫北二支队发展到一千多人,参加了香城固战斗
长治整训三个月后,二支队688团整编,让我当政治处副主任,我不干,要下部队带兵打仗
让我当教导员兼营长,不干我要当营长兼教导员
后来任命我为一营营长兼教导员后来邵震调来当教导员,我们俩成了搭档。
我当营长带着部队在敌后转。当时日本人占领城市铁路沿线和主要公路沿线,我们在农村。我带着一个营,大仗打不了,小仗经常打,消灭敌人一个班,一个排,一个炮楼。有一次 ,我们三连截住了武器 ,没有截住敌人,放跑了我气地要撤他连长的职,被团长说情给制止了
129后来成立新一旅,我们 688 团与唐天际支队合并组成新一旅 ,我到二团当了半年参谋长,后来当副团长。
二团打仗时,副团长在前方打仗,长看家。马子滩一仗,我带部队打了五天五夜,掩护总部转移。太行山夏季反扫荡,我带部队掩护刘伯承师长顺利突围
后来调我当团长,先让我到新一旅三团,那是个五个连的小团,我嫌不去。
后来说冀中16团刚从冀中平原来到太行山,没有团长,缺乏山地战经验,这样调我到16团。后来整编为晋绥32 团。
我们这个32团编制属于冀中军区八路军三纵队,来太行后,129师领导,先后被许多单位代管,东调西调,实际是个独立团,带着一部电台,直接与总部联系最后从太行山到吕梁山,从晋东南到晋西北,129师调到120,在晋东南还打了一些仗。当时就我和邓东哲政委两个光杆,也没有副职,兵员没有补充,最后缩编成五个连
到晋西北后,我们是晋绥军区直属部队,贺老总贺龙一看说:你们一个小团还要什么机炮连,机炮连。后来又抽走一个连担任晋绥军区警卫连,我们剩下三个连可是打仗,他们一个团打不下来,我们三个连就解决问题了
到晋西北主要任务是保卫延安,我们在佳县担任黄河的河防任务,基本没仗了。大生产时我们种地,纺线刚开始还打击鸦片的,后来放宽政策了当年少奇同志回延安在佳县就住在我们团部,还问我们平时干什我们说:种地,纺线,没提鸦片问题少奇同志挺好,平易近人。
后来大反攻,我们过黄河打了好几仗
抗战胜利后,中央调我们去东北,贺老总不放,我把中央电报给他看,他气地说:走就走 ,我们照样打胜仗
1945年秋,我们随晋绥军区司令吕正操去东, 路上与傅作义的部队打过几仗后,我们就来到东北。
在东北我先任保一旅副旅长,又任辽吉纵队独三师(后一三二师)首任师长(吴富善曾任独立师政委兼代师长一个月),我们一

 三二师参加了夏季、秋季冬季攻势,强攻锦州天津我们都是军主攻师,后来解放广州、警备广州,以后再没仗打了。”

李化民在东北战场
image009.jpg        image011.jpg
(左图)从沈阳撤至瞻榆后召开军事根据地建设的问题会议,团以上干部参加。右后7人为李化民,时任副旅长。其余人员待确认
(右图:1947年在科尔沁左翼后旗做群众工作时的李化民(正中讲话者)
 
 
三年解放战争是李化民的战争生涯中最成熟的一段,他经历了解放东北、解放华北、解放中南的伟大转折。
李化民在东北战场一直在辽吉纵队(邓华纵队,七纵,四十四军),先后在保一旅(130师前身)和独三师(132师前身)任职,参加过许多战斗、战役。他在回忆录里对其在一三二师的几次经典战斗做了记录,他在一些信件和谈话里也有生动地战场描述。
在一三二师的战史及回忆录里都能看到李化民的军人作风与指挥风格。
其中在东北战场的日日夜夜纪录了他和他的战友的丰功伟绩。
image013.jpg 
李化民在东北的某次群众大会讲话

 

不打成主力不罢休
上过战场的老同志都知道:打仗当主攻的部队战斗力都强、一般是主力,能当上主力是部队全体官兵的最大荣耀。主力部队的作风、意志是战场锤炼出来的,是刺刀见红杀出来的,也是战争的胜利与失败激励出来的。其中指挥员的刚毅、坚强、争强好胜、不服输是主力部队的核心与灵魂。
一三二师(辽吉纵队独三师)从地方部队迅速成为七纵主力师,与李化民的毅志与作风分不开。
夏季攻势三打四平后,辽吉纵队因独一师师长马仁兴牺牲,邓华司令想调李化民去担任独一师师长(这是邓华司令的用人风格)。因为当时独一师是辽吉纵队主力,邓华重视主力部队、重视独一师、当然也重视他李化民。可是李化民坚决不去,不肯“高就”,他给邓华表态:我一定要把独三师带出来,打出来。

 因为在三打四平中,他对独三师这个部队有了感情,对独三师的战友有了更深地了解与信任。他深深地感到这是一个底子不错的好部队。

这个部队原来是红十五军团的老底子,是老首长黄克诚当年领导的八路军344旅,是李化民当年抗战时期的老部队,到南方后才改编且发展壮大为新四军三师,因此很有感情。
独三师的三个团,是新四军三师的特务一团,特务二团与后来的嫩江军区警卫团。团营领导主要是红军干部。连排干部也都是经过抗日战争锻炼的,团的战士骨干也是经过抗日战争考验的,很不错,是可以打出来的。
六十一团二营营长孙惠民,他是红军突破乌江解放遵义的渡江英雄,当年第一个跳上木船渡江激战,负重伤仍带部队渡江,直至解放遵义。
通过四平之战,他也感到自己得到了部队与同志们的信任,特别是几个老团长的信任,这是非常宝贵的。要知道这些团长都是老红军,资格老,功劳大,个性强,见识广,桀骜不驯,能力不在李化民之下,不容轻视。
当初他们几个团长也曾对李化民他这个“外来户”当师长“不服气”!当时耿直的老红军副团长毛和发讲:我们独立师没人了,要从外面调师长?!可李化民认为:这种有棱角、有个性的老同志才是打仗的料,有好钢才能打成青龙偃月刀。
此后经过几次战斗,独三师的战斗力就提高了,风格就形成了,被领导誉为:“攻击精神旺盛,能猛打猛冲”“死打硬拼,敢啃硬骨头”。独三师成了一把攻坚的钢刀,成了纵队的主力,毛和发后来成了主力团团长。李化民实践了自己对邓华司令的诺言,老红军团长们也服气了,指挥就顺利了。
image015.jpg
李化民夫妇(右)与毛和发夫妇
躺担架  争主攻  
锤炼部队,必须在战场上,必须做主攻,必须要提士气。
一九四八年初的冬季攻势第三阶段,第四次攻打四平时,独三师已经编为七纵二十一师,李化民为师长。当时他刚好犯病,美尼尔氏综合症发作,整个头昏的一塌糊涂,都走不动路,在二线休息治病。也巧,七纵邓华司令也因病在哈尔滨治病,不在纵队,战场指挥的纵队首长是政委吴富善与副司令贺晋年。
开始,纵队首长布置兵力时,把二十一师作为二梯队,跟在主攻部队十九师(原独一师)后面进攻。李化民一听不干了,“闹”了起来,四打四平岂能让他的二十一师做二梯队?!他头晕走不动,让警卫员抬着担架到纵队司令部与吴富善政委、贺晋年副司令首长“吵架”讲理,最后领导改变作战计划,让他们二十一师与十九师并肩战斗当主攻。
image017.jpg      image019.jpg
在沈阳军区时李化民看望马仁兴师长                  东北李化民祭奠独三师七团黄励华团长
李化民为什么这样固执地请战要当一梯队去打四平?
因为他要为部队血洗前辱,要提升部队的复仇士气。
在残酷的夏季攻势三打四平攻坚战中,当时他是辽吉纵队独三师师长,那时部队刚组成二个月,武器装备差,战术训练配合不够,战斗力还不强,没有攻坚打大仗的经验,战斗中许多战友牺牲在敌人炮火下。
辽吉纵队在三打四平时仅牺牲的团以上干部就有:辽吉纵队独一师马仁兴师长,独一师二团政委杨保生、二团参谋长周风齐,三团总支书记李恒 独三师七团团长老红军黄励华等等
特别是独一师一团一营副营长韩光荣在三打四平中牺牲,非常伤李化民的心。
韩光荣是随李化民到东北的晋绥32团的老英雄。李化民一直保存着在东北韩光荣送给他的一幅照片:韩光荣一身戎装,头戴军帽,腿打绑腿,肩上斜挎着枪套,半跨半站在一个布景山石后面,左面半个身子大部分在山石后面,右面身子显露出来,一只右脚跨在栏杆上,右手提着驳壳枪,搭在右腿上,左手扶着布景的山石。被日本鬼子刺刀在嘴角留下的伤疤隐藏在暗影里几乎看不出来,两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前方,非常干练的军人姿态。在照片背面,李化民写道:韩光荣打四平牺牲。
image021.jpg
战斗英雄独一师一团一营副营长韩光荣
韩光荣是战斗英雄,是一员虎将。
在1941年9月在冀中16团(32团前身)掩护一批高级干部过平汉铁路鬼子封锁线时,时任特务排排长的韩光荣脸被小鬼子中队长的刺刀从嘴角挑到耳根,仍坚持搏斗,咬掉敌人鼻子,又敲碎敌人脑袋。
在1945年9月与国民党傅作义的部队争夺凉城的战斗中,担任排长的韩光荣右腿被打断,坐着端起机枪向敌人猛扫,右臂又被打穿,则就地指挥全排战斗,直到胜利。
这么一个多次经过生死考验的老部下竟牺牲在三打四平战场,怎么不让李化民心痛,难过。可是最终还没有全部攻克四平,在敌人援兵逼近时奉命撤出了战斗,撤出了四平。
攻城不克是军人的耻辱,烈士鲜血岂能白流。他心中怒火万丈,誓言:此仇一定要报!四打四平战斗开始后,部队很快就攻入城内,副师长王萱春随部队进城指挥,结果一进城,他就受伤下撤,李化民只得在担架上指挥全师战斗,直至胜利。
image023.jpg
李化民师长(左)与与王萱春副师长
 最后东北野战军一纵、三纵、七纵于313攻克四平四平攻坚战,全歼国民党守军71军第88师和3个保安团、1个骑兵团,共计1.9万余人。
李化民感到终于为牺牲的战友报了一箭之仇,心中的歉疚感稍稍平和。
军人就是这样,不怕失败,但必须有耻辱感,有复仇感,有被打倒再跃起直至胜利的不服输的精神。这样的部队才是虎狼之师,才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铁军钢刀。
将在阵 令必行
执行命令为军人的天职,执行命令坚决果断是部队战斗力的体现。在大兵团作战的战场,下级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上级,讲理不是第一位的。在这个问题上李化民的坚决果断在东野七纵是有口皆碑的。
下面四次战斗看出李化民执行命令的坚决、果断、不含糊。
其一:
在一九四七年六月夏季攻势三打四平时,李化民和政委朱民亲下午三点当面接受邓华司令的命令,攻取四平飞机场。
五时左右,他带领有关人员粗略地看了一下地形,但对敌人的防御体系却一无所知,也没有搞清楚敌人的兵力部署,只知道敌人有千余人,其它的情况也弄不清楚。
image025.jpg
1947年在科尔沁左翼后旗与保一旅三团领导合影。
右起:王立初团长、李化民副旅长、贺威政委、团参谋长名字不详
但当时纵队死硬命令:为对四平的总攻创造条件,所属三个师必须在当夜夺取:西北之道林,西南之海丰中和正面的飞机场等外围阵地。
当夜,二十一师用了两个团的兵力,经过一夜的激战夺取了飞机场,歼灭守敌七十一军运输营与保安团一个营600余人。
而西南、西北方向的我军部队(纵队其它两个师)由于准备工作来不及未能行动。
同样的部队,同样的敌情,不同的领导,
不同的作风,不同的执行力。
攻占四平飞机场受到东总林罗首长通令嘉奖。
二十一师就是这样打出来的。
其二:
一九四七年秋季攻势时,二十一师接到命令,要从郑家屯赶到新立屯一带,执行破路任务和阻止新六军任务。
当二十一师由舍力窝堡等地出发,行军80-90里(不同部队,不同行程),9月30日15时,到达康平附近东乡窝堡、拉拉街、兰州街一带后刚宿营,邓华同志命令他们二十一师再行军80多里,10月1日赶到法库,先歼灭法库守敌暂编一七七师,扫掉前进道路上的拦路虎。
李化民和政委朱民亲毫不犹豫接受了命令,各部队20点赶到康平地区,经动员,部署任务后,当晚二十二点部队出发,夜行军80多里,10月1日鸡叫赶到法库。
下午三点开始攻击,历时7个小时,晚上九点多,全歼守敌暂编一七七师师部(亦称保安第七支队)及下辖的十九、二十、二十一团,约三千余人。缴获机关炮等五十余门,重机枪十余挺,轻机三十余挺。我仅伤亡255人,创造了以一当十的战例。
此战没有经东总批准,是纵队司令邓华决定的战斗,是在行军中突然决定的任务,是一个艰苦、有难度的任务,但二十一师不讲价钱,不找理由,坚决胜利地完成了任务。此战得到了东总林罗首长的通报表彰,解放后成为我军一个出色的长途奔袭战战例列入教材。
下为东北人民解放军司令部文件“阵中日记”399页,东野总部对奔袭法库的总结:
image028.gif
(据李德、舒云所着“林彪日记”记载,此为林彪总司令总结)
其三:
李化民在某封信中这样回忆:
一九四七年冬季攻势中,第二、第七纵队奉命攻克彰武。在离总攻只有几个小时的时侯,突然纵队首长命令,让担任二梯队的二十一师改为主攻师,由西北方向攻击彰武城。
为什么纵队要改二十一师打主攻呢?因为原计划十九师是由北向南进攻,但刚好二纵是由南向北发展,因此怕火力交叉引起自我误伤,故改为二十一师打主攻,由西北方向发起进攻。
当时二十一师的主力都不在主攻线上,整个部队都要从后往前调动,配给二十一师的纵队炮兵也要从十九师方向调往二十一师,另外敌情的掌握也不全面,总之战斗前的准备工作十分仓促,不充分。
但二十一师坚决地执行了命令,经过紧急动员、布置、调动,部队按原计划、按时投入了战斗,经过激烈战斗,12月28,二、七纵攻克彰武,全歼守军第49军第79师。
可是在战斗过程中,二十一师在开展攻击后,由于太仓促,外壕的暗堡火力点没有弄清,因此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伤亡,损失较大,李化民感到十分心痛,几十年后的回忆录里,还念念不忘,引以为戒。
特别是团领导干部伤亡较大,在彰武的外围战斗中,六十三团团长李峰同志光荣牺牲;在攻城战斗中六十一团参谋长赵先锋同志光荣牺牲。
下为四野“阵中日记”里关于彰武之战的相关记录,可以看出当时的计划变更的端详。
12月24日
image030.gif
 12月25日
image032.gif
 25日
 image034.gif
27日
 image036.gif
28日
 image038.gif
其四:
image039.jpg
李化民在锦州辽沈战役纪念馆
锦州战役10月15日结束后,二十一师10月20日奉命参加辽西会战,21日晚从锦州出发,25日赶到打虎山西南青堆子待命。25日16时至24时,由于敌情变化复杂:八个钟头内,二十一师先后接到纵队转发东总电令7个,三次让前进到某处,随后又三次让原地停止待命,直到24时第七封电报才确定任务方向。
26日凌晨1时,命二十一师作为纵队前卫部队出发至尖岗子,准备截断打虎山、黑山之敌退路。
后又因情况变化,敌人在东退回沈阳和南进营口之间犹豫,为防止敌人经新民返回沈阳,12时东总又命七纵赶赴新民。
27日5时二十一师赶到后尖岗子、高家窝棚,又奉命构筑工事,防止敌人突围去营口。
九时又奉命把阵地交付十九师,要二十一师赶赴新民,防止敌人返回沈阳。
十时二十一师部队刚离开高家窝棚到万家屯后,敌人新六军、49军就向营口突围溃退,在高家窝棚地区敌人主力与我十九师相遇,十九师俘获敌人七千多,二十一师作为先头部队跑路甚多,仅遇小部分敌人,辽西会战歼敌仅一千多人。
看着原本是自己的肥肉成了别人的,二十一师好不懊悔。可是他们俘获了国民党49军中将军长郑庭笈、新六军二十二师少将师长罗英,算是有点补赏与安慰吧。
敌二十二师师长罗英无奈地叹息道:我们二十二师让自己兵团部的部队冲散,没放一枪就当了俘虏。他的部下当了俘虏还愤愤不平地对我军战士说道:有本事咱们拉开架势枪对枪,刀对刀,重打一回?!
这就是战争,是无法后悔的战争,是没有时间讲理的战争,是局部必须做出牺牲,要绝对服从全局的战争。
斗智斗勇  身先士卒
战场上,斗智斗勇是指挥员的基本素质,身先士卒是带兵的人有无威仪的第一标准。邓华司令是这样要求自己,要求部下的。李化民也是一样,在历次战斗中,他都要亲自上前沿查看地形、亲自掌握敌情,关键时刻亲自上火线掌握部队、指挥部队。因为这关系到战斗的胜利,关系到胜利的代价,关系到将士的伤亡。
1947年5月,独三师刚成立一个月,就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的夏季攻势,第一仗是喇嘛甸战斗。独三师八团到喇嘛甸本来是去清除国民党收编的土匪部队,结果情况有变,国民党87师260团占领了喇嘛甸。八团无所畏惧,开展夜袭,边打边报告师长李化民,请求支援。当时七团、九团在八面城一带宿营,一时联系不上,情况紧急,无战斗部队可调,无奈之下,李化民亲自带领身边的火力与战斗力不强的师直属警卫营和山炮营连夜赶去支援。
天亮后,在半路突遇到从喇嘛甸溃退的敌人,近到几乎面对面,部队的炮口都来不及调转,李化民急中生智,命令开一炮,随去的干部战士一齐喊:“交枪!交枪不杀!”。那些逃敌,有许多是多次被俘虏放回的老兵游子,本来就被八团打了一夜,魂飞胆散,又被这一炮吓懵了,前面的数百人只得乖乖举手交枪投降了,后面的少部分敌人见事不好溜往四平了。
这就是两军相遇——勇者胜!智者胜!
在夏季攻势“三战四平”打飞机场前,他带领三个团长冒着危险去前沿侦查,选择攻占敌飞机场的突破口。
三打四平攻入四平城内后,他带三个团长在敌人炮火下,去参观学习128师攻打敌71军特务团的成功的攻坚经验。
在秋季攻势发起新立屯攻坚战前夕,他陪同纵队邓华司令等领导到前沿勘察地形,研究突破歼敌方案;
在冬季攻势中,二十一师最早到达彰武,并包围了彰武,李化民曾给东总发电,要求给他二十一师再配一个炮团、一个独立团,他来打彰武。东总没有回答,可能是三打四平的教训太深,东总领导不敢轻敌,后来是两个纵队强攻彰武。但这也看出,李化民艺高胆大,对自己的部队有必胜的信心。
在锦州外围夺取罕王殿战斗中,为打退敌人的疯狂反扑,他亲自带师炮兵营转移到山上,在第一线直接观察战场态势、指挥炮兵,配合六十二团粉碎敌人的反扑。
在强攻锦州前,他带领三个团的团长,陪同邓华司令,在敌人的重机枪和六零炮的射程内,前往女儿河一带勘察地形。
在打天津外围战夺取东局子、浙江公墓、姜家窑前。他带领三个团长在敌人炮火下匍匐前进,在阵地前沿实地勘察地形,选择突破口。
image043.jpg
故地重访天津金汤桥

      在天津战役攻占东局子的第二天,他陪同纵队邓华司令员、高体乾参谋长与其他师领导来到阵地前沿,爬上浙江公墓的一个水塔顶,一同勘察地势,研究突破民族门的路线和作战方案。在战士的劝说下,他们下来后几分钟,水塔就被敌人炮火覆盖摧毁,差一点就把七纵的首长及主力师的领导都报销了。
战争也是幸运者的舞台,幸运者的机会就是智慧、勇气和运气,唯有大智大勇的军人才能有烈火中永生的机会和运气,才能带领出英雄的部队。
 
(编辑:gz81)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文明评论,审核后显示。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 2013 ag软件|官方网站 www.81xiaoyou.com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达道西路5号